www.17.com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公诉先锋 第一百二十一章 西施舌


  “西施舌”是津港市菜,其本尊其实就是种名叫沙蛤的贝。其做法非常本真,只要滴几滴耗油,什么都不用放,蒸锅清蒸几分钟再取出来,壳中自带着一点点鲜甜的汁水,整块吃下去,如同情人的香吻在口中缠绵,滋味难以言说。但大店子里却做的不好吃,最好吃的反而在沿海附近的街边小摊,一个是新鲜,另一个是地道。

  夜幕拉下,海风微醺,在温黄的路灯下,邀三五好友,一瓶冰啤,一碟“西施舌”,再加上各类水产、烧烤,香味四溢,一口扎啤下去,清凉爽口,沁人心脾,人生的乐活劲便充沛全身。

  搭的塑料篷布下面,几桌都是热闹喧嚣,三三两两的大声喝酒、招呼、玩游戏。只有一桌却莫名尴尬,一名打扮精致,与这街边氛围格格不入的美女正一口接一口的干着面前啤酒,而她眼前的男人,一看就像当官的,坐姿都是正儿八稳的。神情一本正经,干瞪着眼望着眼前美女喝闷酒,却一动也不动。从旁人看来,这两人的关系有点奇怪,没有夫妻间那种琴瑟和谐的气场,也不像吵架后的小情侣那般冰霜刺骨,而那男的一看就是已婚人士,女的又太过俏丽,所以旁边有好事之人对着二人指指点点。

  这二人就是张睿明和叶文。

  之前好不容易找到这里,运气不错还有位子,张睿明便引着叶文坐下,一边招呼老板点菜,“老板,上一碟西施舌、一碟生蚝、一个海鲜炒饭,两份烤翅,快点!”

  “老板,有酒吗?”叶文却出人意料的问道。

  “有,要多少?”

  “来一打。”叶文刚喊完,张睿明就一把拉住她,“你疯了?一个人喝这么多?”

  谁知道叶文一把甩脱他的手,语气冰冷的说道:“要你管?我又不是你老婆。”

  张睿明无可奈何,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起开瓶盖,一口就灌了下去。

  菜很快就上来了,叶文却一口都不吃,一杯接一杯干着啤酒,张睿明看不下去,他一把抢过两瓶来,找个起子打开,陪着这姑娘喝起来。

  酒过半巡,张睿明涨红着脸,睁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个曾经共同出生入死的美人,嘴角一撇,带着一丝怒气问道:“你到底喜欢我什么?要这样伤害你自己。”

  叶文支起手肘,手掌撑起额头,一张俏脸看起来痛苦万分,她却沉默着不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张睿明想开导她,换了种语气,柔和的劝解道:“你看我们两,其实接触并没有那么多,也没见过几面的。甚至,现在坐在这里也没什么共同语言,我们本来就不是同一种人。你是阳春白雪的海归大小姐,看你这样子,家里条件应该不错吧?我只是一个津港的臭土鳖,家里本来很穷。后来我父亲从检察院辞职做生意赚了点钱,现在最多也就是个没什么品味的土豪,我自己没什么本事,一个月就检察院这6000块钱工资,还结了婚,带个小孩,讲句不好听的,万一我离婚了,到相亲市场上面都没人要的。你又何苦呢?”

  这些话说的很直白,很现实,张睿明从婚恋市场的角度来看待自己,把现实情况赤裸裸的剖析给叶文看,希望能敲醒这个姑娘。但他没想到,就是因为叶文的海外背景,让这姑娘一脑子的爱情至高、物质虚无的观念,在她浪漫主义的脑海里,张睿明坚毅勇敢、忠诚善良的品质才是最重要的,甚至越是拒绝她,越让她看到张睿明对家庭负责的态度,越让她喜欢。

  “你搞错了,我不是什么海归,我现在本身就是美国籍,我母亲在国外是钢琴家,我爸还留在国内,他是远洋船长……”叶文的脸上也飘起了一抹红晕,给吹弹可破的肌肤增添了一抹鲜红的色彩,加上醉眼朦胧的媚眼,令人看起来怦然心动。

  “我知道,你是“受美国法律保护”嘛。”张睿明说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趣事,这下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。

  见气氛好转,张睿明想趁着这推心置腹的时候,把叶文脑海里的结解开。他给自己灌了一杯酒,呼出一口酒气说:“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,你说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,我其实大学时选修过心理学,拿过国家心理咨询师证,我太了解你的心态了,你看我分析你的心理啊——在我看来,你其实是一种报恩心理的扭曲。因为我在东江的时候救过你两次,你一直觉得心里亏欠我什么,所以想以这种方式来感谢我,同时也是祈求自己心里的一种平衡。我一个混的这么差的中年油腻男,你喜欢我什么!啊,你说对不对!”

  张睿明没想到自己酒量比叶文还要差,干完那两瓶啤酒后就差不多头晕目眩了,他还试图从心理学的角度来扭转叶文的感情,可惜,半晕半醉的张睿明,这个心理学分析功力实在是说不上好。

  叶文的酒量比他好的多,接过话头就反劝起张睿明来:“你总在强调自己不值得我喜欢,其实这是一种自我心里的映射,这是你自卑心理的体现,你上次在东江市外表看起来那么威风凛凛,义正言辞的抓那些坏人,其实,我知道,你越是看起来自负,其实你内心越是自卑。”

  “哪有,我没有……”张睿明昏昏沉沉,说不出太多话来。

  “真的,你就是这样的,你内心还是一个需要别人认可的小男孩,你之前说自己只是一个臭土鳖,这暴露你最想要的东西,人越是强调什么,就越是欠缺什么,你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,而造成这个渴望的原因……”叶文歪着脑袋,一本正经的从张睿明之前的言行中分析起来,“嗯……你说你父亲只是一个没品味的土豪,你心里其实……对于你父亲辞职的事一直很介意吧?”

  “喂喂喂!到底谁才是懂心理学啊……你说话怎么也一套套……”

  两人就这样喝了几个小时,寒风骤起,张睿明这才真切感觉到初春的寒夜,看着眼前这已经醉倒的姑娘,自己也已经不行了,怎么送她回去?

  “醒醒啊,醒醒,你家在哪里?我送你回去啊。”

  张睿明强撑起眼皮,摇摇晃晃的拍了拍叶文的肩膀,想把她摇醒,可这姑娘醉的已经不省人事了。

  这下可伤脑筋了!怎么办,总不能真带这姑娘去开房吧,那简直是偶像剧标配了,难道自己今天这作死作得还不够么?眼下又不能不管这姑娘,张睿明脑袋一痛,拼命回想起自己认识的女性朋友来。

  脑袋里转了几个圈,才发现自己结婚后,还真没一个女性朋友。叶文这么一个醉醺醺的漂亮女孩,也不敢放心把她交待给别的男性,但总不能把她带回家去吧……

  张睿明只是稍微想了一下,就感觉妻子的菜刀已经架在脖子上,让他不寒而栗的打了个冷颤,酒劲都清醒了许多。

  没办法了,自己认识的、关系比较好的,还能拜托的女性只有张靓了,想到今天下午还带着叶文不停躲避这位偶遇到的下属,现在居然只能拜托她了。

  不知道她看到自己和叶文出来喝成这个样子,会怎么想,不会真以为叶文是他的小三吧……但是不管她怎么想,也只能这样了。

  他拨通了张靓的电话,那头的美女检察官对这个电话感到有些诧异,但还是一口答应了,说马上就过来。

  在等张靓过来的这个当口,张睿明给自己叫了一个代驾,刚打完电话,对面原本趴在桌子上的叶文,顺着一滑,马上就要摔到地上去了,张睿明赶紧上前一把轻轻扶住她,用肩膀抵着这姑娘,一边用脚把凳子勾过来坐好。

  事情都安排妥当的这一点片刻时光。趁着温煦的夜色,他好好的看了看肩上的这个女孩。眼睫毛长长的,还挂着之前干涸的泪痕,两弯黛眉如两条小河,多少风情都藏蕴其中,小嘴一嘟一嘟,不知道正梦到什么开心的事。

  希望她不要梦到自己。

  这个女孩子很美好,有着天使的外表,还有一颗追求公平正义的心,张睿明仔细想想,似乎叶文也帮过自己许多次了,在东江市南江集团案中,为自己传递消息,为自己引出无德律师汤佐,甚至牺牲色相去套出关键的号码……

  不知不觉,已经与叶文有如此之深的牵绊了,在西阳县时两人更是共同经历了数次惊心动魄的遭遇,张睿明想起那晚在车上唐突她的那一幕,现在想起来,惊恐与紧张都已消去,回忆里反而有一丝甜美的余韵。

 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张睿明告诫自己,等她明天醒来,就电话拒绝她吧。不,这样感觉又有点奇怪,人家女孩子一觉醒来说不定都已经忘了,自己去提会不会太奇怪……

  对,太奇怪了,还是等她下次提起时再拒绝吧。


重要声明:小说“公诉先锋”所有的文字、目录、评论、图片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,www.17.com永久地址:PRWX.CoM
Copyright © 2017 www.17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